主页 > 八卦摇滚史 >

“欢迎来到现场!”——访中国摇滚乐现场的幕后推手单蔚:加拿大

编辑:凯恩/2018-12-15 23:12

  2017年每个夜幕降临的周末,北京、上海、深圳、苏州、长沙、成都这些中国一二线城市璀璨的夜色中,都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深受都市潮流青年追捧的Live House、摇滚酒吧、民谣咖啡、电音俱乐部,都会聚集起许许多多青年男女来追随他们喜爱的中外音乐人的现场表演,他们通过微信微博接收信息来到这里,他们跳动着,欢嚷着,举着摇滚的手势,令城市也仿佛随着鼓点和吉他的声音而变得躁动起来。而在五一、端午、十一这样的假期,城市里的年轻人们更会倾巢出动,奔赴一场音乐节的狂欢盛宴。

  这是2017年的中国,若把时间倒回到二十多年前的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摇滚乐和现场演出还是少数人的特殊爱好,那些因为偶然机会受到欧美摇滚乐还有中国第一代摇滚人崔健唐朝黑豹等影响的七零后八零后小年轻,通过舶来品“打口带”触摸现代音乐,传播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这些曾在北京的中图(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门口、海淀图书城、五道口、天津八里台等等地方买卖打口带的年轻人,有许多后来都沿着他们理想的轨迹投身于音乐行业,有的组起了乐队,有的开办了音乐公司,有的成为了乐评人或经纪人……而其中有位叫单蔚的青年,二十年来怀着对摇滚乐的执着热爱,不经意间却成为中国摇滚乐现场发展的见证人和推动者。“欢迎来到现场!”,这是他常常喜欢对别人说的一句话。

  单蔚,土生土长在江南水乡的苏州,1993年刚过完十九岁生日,便告别闲适温润的南方,来到北京上大学并从此与摇滚结缘,开始了追寻理想的生活。已到不惑之年的单蔚是狮子座,虽然有些零星的白头发,不过顺着他清澈的眼神望过去,仿佛也才三十出头。“曾有人问我什么类型的人适合做音乐节的制作人和管理者,我说火象星座的男人大概比较适合,呵呵,比如我是狮子座,迷笛音乐节的创办人张帆校长是射手座,我们都是火象男。”单蔚现在的名片抬头是迷笛音乐节/迷笛演出公司的CEO,而在加入迷笛领导这个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摇滚音乐节团队之前,他是曾经辉煌一时过的北京流行音乐节的制作人,邀请过Nine Inch Nails、New York Dolls、Placebo、Sebastian Bach(Skid Row)这些声名显赫的欧美摇滚明星来中国演出,引爆了十年前的中国演出市场。

  “如果用年代来定义的话,我们七零后这拨人应该属于第三代(摇滚)从业者了,大都是受到崔健黑豹唐朝(以及香港Beyond乐队)还有当时风靡全世界的重金属(Heavy Metal)、Grunge和Brit Pop音乐影响而投奔了摇滚,有的朝台前发展成了职业音乐人,而我却更热衷于现场尤其是音乐节,很幸运的成为了音乐节的制作人。”1997年刚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的单蔚并没有马上找到自己的职业,他没兴趣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当公务员或者考研,他渴望更加“自由”更能接近音乐的工作。毕业一年后,终于有了能与音乐亲近的机会,经国际广播电台工作的朋友介绍,他加入国际台文艺部担任音乐编辑,参与制作以推介欧美流行音乐为内容的广播节目。当时国际台的Easy FM 91.5是国内唯一全天都能听到欧美流行音乐的电台,其中不乏摇滚乐和爵士乐的声音。由于听说文艺部有这样一位熟悉了解欧美音乐文化的音乐编辑,单蔚被当时Easy FM的节目总监戴以戎借调过去,参与起那些收听率更高的音乐节目的幕后制作工作,包括Hit FM、X FM等,他也感觉终于可以“做点儿什么”了,终于可以通过广播这样有广泛传播特质的媒介来让更多人听到更酷的音乐,也是在这个期间,他主动参与到国内音乐现场的采访报道中,无论是头两届的迷笛音乐节,日坛公园举办的喜力节拍音乐节,保利剧院的北京国际爵士节,还是当时许多地下摇滚乐队奋战的摇滚乐俱乐部如莱茵河声场、开心乐园、嚎叫俱乐部、CD Café、河酒吧等等,他都乐此不彼的去看演出然后通过电波与听众分享日渐炽热的摇滚现场。“我其实性格挺内向的,喜欢安安静静独自一人聆听唱片的那种感觉。不过当参与到音乐现场中,观看着乐队真实的表演并从音响中听到实时传出的音乐声,一下就会兴奋起来,平时内向的人在这样的氛围里一下就释放了,它会让你上瘾。”

  2000年后,随着音乐传播媒介的发展和摇滚乐发生场景的更迭,国内的摇滚乐开始“骚动”起来了,也有更多人开始有意识走到室外去创造着摇滚乐的声响。“当参加完迷笛音乐节、喜力节拍这样的活动,我便萌生出要投身去做摇滚演出和音乐节的想法,一来体制内的工作约束性比较大,二来在音乐现场工作的感觉让我觉得更有意思更刺激,于是我辞职离开了国际台。”2002年,单蔚进入了保利文化公司,用他的话说,“我是抱着学习如何来运作演出的目的进的保利,我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要做摇滚乐的现场,还有音乐节。”他知道,自己如果想做音乐节,就必须掌握一场大型演出活动幕后的各个环节和运作流程。于是,在保利的三年时间里,他参与了各类大型演出活动的组织和推广工作,包括美国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David Copperfield)的中国巡演、美国国际芭蕾舞团的中国巡演,还有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的北京演唱会等等。“在保利文化那段时间的工作,让我了解了巡演,明白演出行业的各种门道,也清楚了艺术家、主办方、场馆方、赞助商、媒体等等不同方面的各自需求,而且我也具备了身体力行处理各种具体工作的能力,能文也能武。”与此同时,他的摇滚之心也一直保持并张扬着,一边运作商业演出大项目,他一边和好友成立独立厂牌举办小型摇滚乐演出(比如“阿童木诞生派对”、“铁腕摇滚波普”等系列活动),还以ToraMi为笔名在英文杂志《City Weekend》上写专栏介绍国内的摇滚乐队。2004年,在做完惠特尼·休斯顿北京演唱会这个项目后,他辞职离开了保利,原因居然是——“因为公司确定的下一个项目是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演唱会,我实在讨厌他们的音乐,所以毅然决定辞职!”

  “2005年夏天,我结识了一个名叫Jason的英国人,他在香港注册了一个公司居然叫摇滚中国娱乐有限公司,还找到了一些赞助商,想在北京朝阳公园办一场音乐节。由于都是狂热的摇滚乐迷,我俩一见如故,成为了合作伙伴,一起策划起音乐节来。因为那年头摇滚两个字还有点敏感,为了顺利通过审批,干脆就起名为北京流行音乐节,反正我们认为摇滚乐本身就是最重要的流行音乐和流行文化。”于是,2005年到2007年期间每年的金秋九月,朝阳公园万人广场都会迎来一场主打摇滚的流行音乐节,而纷至沓来的国际摇滚大牌如石玫瑰Ian Brown、安慰剂Placebo、山羊皮Brett Anderson、九寸钉Nine Inch Nails等等,更让北京流行音乐节成为乐迷与媒体瞩目的焦点。在同国际大牌乐队的沟通过程中,单蔚感受到了欧美乐队职业化已经达到很高程度,这也让他日后在同国内乐队的交流合作中有了很好的学习样板。

  一场音乐节的举办要经过前期极其琐碎的准备工作,而摇滚音乐节作为一种“现场”的形式,更意味着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在音乐节现场,乐迷的狂热往往引得安保人员高度紧张,摇滚乐作为当代青年人的一种表达方式,又往往带有强烈的个人意识和自由精神,这些微妙的情绪变化也是音乐现场加温的催化剂。2007年北京流行音乐节由于国际大牌云集,还有中国摇滚乐教父崔健首次参加北京的户外音乐节演出,因此现场极为火爆,从下午美国朋克宗师MarkyRamone(雷蒙斯The Ramones乐队硕果仅存成员)演出开始就呈现白热化状态,为了让音乐节顺利进行、保证乐迷能有更好的观看演出的视野和体验,单蔚和同事们一直同安保人员周旋与解释,为了维持乐迷的利益甚至好几次被现场公安强行“管制”起来。“那两天在现场我们真是疲于奔命,深感人手不足,由于许多执行部门由外包团队组成,现场管控难度很大,而最关键的是,团队也好志愿者也好执法者比如公安也好,就举办一场如此大规模的户外音乐节而言,都缺乏专业的能力和充沛的经验,”回忆起十年前的那场音乐节,单蔚记忆犹新。“因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未来要办好音乐节,必须要有一个不仅热爱和理解音乐,并且能够长期协作的专业团队,而且,前期的‘纸上谈兵’(做计划)和现场的‘随机应变’二者缺一不可。”怀着这样的经验和想法,单蔚于2009年应邀加入国内知名的摇滚音乐节品牌迷笛,带领迷笛团队开始了在全国音乐节领域的南征北战。

  谈到在迷笛的八年时间,单蔚讲了很多在各地办音乐节的有趣经历,而这些也是没有走到过音乐节幕后的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人们看到了舞台上乐手的投入表演,看到了台下乐迷们一起舞动的身体,听到了让人血液升温的鼓点,这些狂欢的符号都在音乐节现场的氛围中放大,从而形成了一种把乐手和乐迷们聚集到一起的力量。在这力量背后,自然少不了幕后人员的呕心沥血。

  “你会发现有了办大型音乐节的经历,生活中的其他难事儿也没那么严重了。”单蔚在回顾自己制作音乐节幕后的点滴时,说出了这么一句线年到现在,单蔚带领迷笛团队在全国各地制作举办了三十多场的音乐节。“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在顺义奥林匹克水上公园举办的北京迷笛,因为报批工作遇到一些障碍,在约定的时间场地方迟迟不允许我们进场搭建和布展,最后只有短短两天时间,所有人通宵达旦加班,完成了全部的现场搭建和筹备工作。”在每场音乐节的酝酿阶段,单蔚都会参与具体的工作中。比如每年五一假期在太湖迷笛营举办的太湖迷笛音乐节,他会在年初和团队一起开展规划场地、制定预算、确定分工、策划节目内容等等相关工作,然后大家会按照工作计划逐步推进各项事务的具体落实和细节完善。若是受合作方邀请举办的音乐节,他会和同事们先考察场地(包括线上的资料查看和线下的实地考察),确定可行性方案后再开启各项筹备工作。“我自认为还是很感性的一人,不过在处理音乐节的工作中,我是特别理性的,因为一个音乐节需要几百上千个工作人员协作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情,还要为现场几千上万的乐迷创造好的氛围,提供好的服务,就必须要有驾驭自己性格的能力,能顶住各种各样的压力和困难。”

  中国的音乐节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已经发展了近二十年,越来越多的音乐节在全国各地出现,而迷笛音乐节也早已发展成为独一无二的摇滚乐迷的精神家园。加拿大28预测网2016年12月31日到2017年1月1日,一年一度的深圳跨年迷笛音乐节在龙岗大运中心举办,主题是“点亮眼睛”。现场四个舞台巨大的音量此起彼伏,男男女女乐迷观众穿梭于场内的各个区域焕发出节日才有的喜悦欢乐,而单蔚一直在音乐节的幕后默默的陪伴和带领着团队去把更漂亮的现场展现给乐迷,同时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他把自己同摇滚音乐现场之间发生的一切的初衷描述的很简单,“热爱音乐,热爱现场,热爱生活!”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呼叫中心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0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