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八卦天涯 >

专访《麻烦家族》黄磊:孙莉是很棒的演员不因她是我妻子:qq分分

编辑:凯恩/2018-12-24 12:49

  黄磊自导自演的这部电影处女作,翻拍自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的作品《家族之苦》,而两人此前从未见过面,山田洋次就将这部作品放心地交给他,对此,黄磊坦言这完全是缘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互信任,让他和自己电影上的偶像有了联结。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凤) 歌手、演员、电视导演、舞台剧演员、综艺达人,乃至“黄小厨”的称号,贴在黄磊身上的标签不计其数,这似乎是个对什么都兴致勃勃,连黄磊自己都承认,自己好奇心强,兴趣广泛。偏偏不管做什么,他都能做出一番成绩。

  从执导当初让人惊艳的电视剧《似水年华》,到投身《暗恋桃花源》的舞台剧,再到这几年频频参与综艺节目,收获“黄小厨”和“神算子”的名号,黄磊在各个领域都堪称全能型选手,尽管也出演电影,但这次执导《麻烦家族》,才是他第一次深入电影的领域。

  黄磊自导自演的这部电影处女作,翻拍自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的作品《家族之苦》,而两人此前从未见过面,山田洋次就将这部作品放心地交给他,对此,黄磊坦言这完全是缘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互信任,让他和自己电影上的偶像有了联结。

  和黄磊搭档出演夫妻的孙莉,两人在生活中也是夫妻,一向以顾家闻名的黄磊表示这是自己第一部电影,因此很想让孙莉参演,本来甚至还想让多多出演,可惜没有适合她的角色,于是只能等如果有续集的话,就能全家上阵了。

  电影中探讨了家庭的残酷与温暖,拍摄的过程中,黄磊对家庭这一命题也有所触动:“你就是家庭再和美,一样会有好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或是苦恼。”不过,家庭中有亲近伤害也有彼此温暖,黄磊说这就是“麻烦家族”:“家庭就是这样,就像你也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但是有的时候就觉得,我真想离开你,你真想离开我,就变成了家”。

  凤凰网娱乐:之前在电视剧、话剧、综艺上都有很好的成绩,这是你第一次做电影导演,是如何下定决心来拍电影?

  黄磊:是这样,如果你把这事当成是一个使命必达,特别大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也可以,还有一种就像我这样,就是我很认真拍一个故事,但是我没有觉得它对于我来讲,是一个我要借由这件事情(怎么样的),或者讲我对拍电影这件事情的期待值没有那么高,我觉得我就是对这个故事有兴趣,然后好玩,这故事能让我笑,也挺感动我的,然后我又是一个兴趣比较广泛,又好奇心强的人,所以我倒真没想那么多,这电影我就拍了,我还真没有往远了想,没有说我要拍一个什么样的电影,我这电影要怎么怎么样,票房要怎么怎么样,我真没想那么多,我到现在也没有那么的紧张,说电影后面跟观众见面之后,票房要不好怎么办,我不知道票房好不好,但拍下来我有这么多年艺术的经验和感受,我觉得这个电影拍的这个故事还挺好的,情感还挺真实的。

  凤凰网娱乐:和山田洋次导演之前一直是隔空对话,是如何打动他把这部电影交给你翻拍的?

  黄磊:有时候就是缘分,一个人信任一个人,会像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或者一个人看一个人什么样子,就是缘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见到山田洋次导演这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导一个他导的电影,我在半年前都没想过这件事情,我那时候在忙着戏剧节,在忙着综艺节目,忙着筹备公司各种会,我马不停蹄的在奔忙着,突然在中间停了一个月,弄剧本,然后就筹备,开机拍摄,挺不可思议,你说他怎么信任我,我怎么获得他对我的信任,我没有去争取让他对我信任,命就是这样,就是缘分,我们注定在我们人生某一个点会遭遇在一起,然后我就会去完成这个作品,我会用一种和他一样的平和的冷静的心,去看这个事情,所以我说了叫不屈言也不绕道,qq分分彩!直面这件事情,然后真诚,不苟且,把它拍出来。虽然我们讲了好多丧失理智,毫无底线,但我是认真地,非常理智地,非常有目标和底线去拍一部作品。

  凤凰网娱乐:在故事上你做了一些本土化的尝试,比如加入房奴的概念,能具体谈谈和原版的不同吗?

  黄磊:大的故事结构我们没有改,因为它这故事结构就是,如果你看日本的那个,再看这个,两个故事是一样,但里面全改了,人物的个性,人物之间的那种关系,然后表演、那些生活的细节,它完全都是中国式,改了之后,我们那些笑点也都变了,那些语言的语感,笑点都变了。但比如说里边那个女婿说话喷口水,我们这个也喷口水,但我们这个王迅,他牙特别明显,就喷口水的时候喷得更好笑。

  黄磊:他主要人物性格改了,人物关系没改,还是爸爸儿子,都是一样的,这是构成。但是人物性格里面,我举个例子,比如说这大哥,在原版里面大哥好像色彩不是很鲜明,我不知道你的印象,好像他也没有在这个家里太多影响这件事情。(记者:比较古板)就是古板,我现在把这个儿子改成了一个非常的鸡血男,你知道吗,很鸡血,因为他人到中年,他40多岁,然后在公司做中层干部,想当高管,然后嘴里边永远英语中文混在一块,你知道那种人吗?

  黄磊:成功学,对对,一早上起来跑步机,喝健康饮料,陪着老板打高尔夫球,他觉得自己人生特好,孩子一定要上国际学校,就是那种成功学,然后自己也是成功的样板,对家人对老婆,像日本那个他好像对老婆没有那么地猛,我现在演的时候有点像爸爸,我觉得这儿子跟爸爸特别像,这是我改编的地方。比如说他一进门,妹妹进来,就喊大嫂,然后妹夫进来,喊大嫂,他第三个进来,就说倒水。然后这里面的大嫂比较温顺,我把这边大嫂改的比较二,就是因为其实中国没有特别专门的家庭妇女,家庭主妇,多数都还是有工作的。所以大嫂她还是有工作,她是小学老师,她还教书,然后她觉得自己工作还挺好,但是她管着家人,她脑子反射弧比较长,每次说话她插不进嘴,所以她在剧中,她永远别人说话就参与不进去,然后那边的妹妹是比较独立,比较强势,这边的妹妹更强势,比那个妹妹要强势多了,海清那个女王范儿,海清能嫁给王迅,我们还分析了,王迅长的稍微有点凑合,必须是个性上面弥补了很多的需求,所以我们就把这种喜感发挥出来,这个故事你到影院看,就能感觉得到。另外一点,我们把这个故事里边(加进了悲伤),我不知道你看原版时有没有感到,还有一点点悲伤在里面。

  黄磊:对,彼此之间是残酷的,但是我在这个故事里,彼此之间一团糟的状况,最后我把它回归到温暖。我认为每一个单独对象之间,他们其实之间还是温暖,家庭就是这样,就像你也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但是有的时候就觉得,我真想离开你,你真想离开我,就变成了家,所以我们在这里面又加进一些这样的味道。同时我把外面那些人的故事也都变得更具体了,比如说那个侦探,但我们这里没有侦探,我们就把他处理成是个律师。比如说老板娘,我给老板娘加了个女儿,是自己带着个小孩。老板娘、女儿、律师,我给他们每个人加了一些他们自己生活的东西,包括连那两个小朋友,我在结尾时候都去关心一下他们在干嘛,就是这个故事里面还是有一种(残酷),好的喜剧还是有悲剧的基础,或者说正剧的基础在下面,才会更好看。

  黄磊:当然会有,你就是家庭再和美,一样会有好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或是苦恼,有时候觉得这事就这样,怎么就变成那样了,就不理解,但它就是那样,有必要吗?没必要,但它就是这样,你就好吧,就这样吧。

  凤凰网娱乐:这部电影说到家庭的离散,你会不会也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孩子可能也会离开家?

  黄磊:会,拍这个戏其实有很多的感悟,也会很多伤感在里面。我那天拍最后一场之前,弟弟搬出去的时候,我把它处理得其实比日本的那个还要难过一些,大嫂莫名其妙就哭了,然后弟弟也哭了,其实他们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仔细想,我就加了句台词,因为在中国家庭很容易这样,有这样的故事,就是说我嫁到他们家,我跟你哥哥谈恋爱的时候,到你们家的时候弟弟还在上高中,对吧,等于她嫁给他,他大哥比他弟弟要大不少,所以她嫁到这个家的时候,他弟弟才上高中二年级,她就像他的大姐姐,甚至有点像半个妈妈一样,所以虽然你看家就是这样,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是他的嫂子,可是他们居然会因为要分别,也会难过,我还拍了嫂子看到那个车离开,有一种,家就这样散了,人就越来越少。

  事实上家就是这样,但是他有新的家要出现了,生活就是这样,我在故事里也这么去专门讲到这个,我们也是这样离开我们自己的家,我们父母的家散了,东京1.5分彩计划我们开始一个人找另外一个家,我们两个人,然后我们开始变成三个人,变成四个人,然后我们又开始变成三个人,变成两个人,最后会变成一个人,最后这个家就没了,但是新的家又出现了,这就是像细胞分裂一样,社会就是这样的。

  黄磊:我们是在很多细节处理上很有趣,大家去闹。有时候喜剧演的很认真,拿捏的很认真,有时候喜剧就演的很疯狂,疯了一样在玩,包括我们那个爸爸的心脏病,那边(日本原版)处理得好像很真实的,我们把它处理得非常荒唐,而且我们拍照片,日本版是咔拍了一张,我们现在是让英达演的律师,假装自拍,现在有些人就是这样,假装这样拍自己,歪一点把对方拍上了,就很疯狂,但是他自己的脸还在镜头里边。日本版电影里他们两个也是好朋友,当年就认识了,(中国版)李立群看到那照片的时候,因为他看到了,他一下知道是谁拍的,他绝望,因为这是他的好朋友,他的同学,他特别地痛苦,他们两个人从年轻时候就一起玩,然后一起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喝醉酒他们俩在街上走还在唱,所以当他最难过的时候,他嘴里说出来的是莫斯科,然后就倒了,很荒唐,很好笑。

  黄磊:其实也不算快了,因为这个故事不复杂,因为它是在家里面,我们就搭的棚景,技术部门又很熟练,我们拍了34天,35还是34天就拍完了,今天上午,其实早上还在拍,但是我们拍的也蛮辛苦的,我们每天早出晚归。因为很多人拍电影拍的很轻松,就是一天拍个八小时、六小时,我们经常赶,有时候赶一个场景,我们早上六七点钟去拍,拍到晚上10点,确实挺辛苦的,我这段时间挺累的,你们看得出我有种疲惫感,所以还算顺利,因为没那么难,我觉得没有那么难,比较难的就是还是时间稍微少了一点点,如果时间多一点的话,就拍得再慢一点,每天多睡会儿,这样可能状态会更好。

  黄磊:因为演员时间压力,所有演员的时间就卡来卡去的,因为我们临时决定要拍,临时来找这些演员,大家都是调出时间给我,像魏大勋也在拍别的戏,王迅也是在拍另外一个戏,在福建,所以大家都是拍完这个戏飞过来,拍这个戏飞回去,所以就会有一个问题,大家时间怎么浓在一起,当然这也是拍戏很正常的,如果有下一部电影或者比如这个戏有第二部,我们可能就会提前跟大家招呼打好,这样就比较(不赶),我觉得这次拍34天,如果是40天,可能就会多一个礼拜,就会好更多,整个人不会那么累。

  黄磊:第一是我电影导演的处女作,我很希望她能出来演,她也就答应了,第二个就是因为电影,所以用的时间还好,没那么多,第三是因为在北京拍,(比较近),所以今天记者会她没来,她早晨拍完戏就回家了,因为两个小孩在家里,然后她先去把孩子处理好,再赶回来跟大家晚上碰个面就这样。

  黄磊:非常好,她真的是个非常棒的演员,不是因为她是我妻子,我觉得这些年在舞台上的训练非常的扎实,我觉得她是个非常扎实的演员,演的也非常好。

  黄磊:我想过,多多也很想演戏,她非常想,她说爸爸能让我演一个什么,但是这个戏没有她的角色,确实没有,我想了半天,因为你看了原著就发现,你其实找不着一个她能演的,没办法,就只能这样。听说第二部里边,山田导演的第二部里边,海清和王迅是有一个女儿的,而且弹钢琴弹特别好,我不知道,如果我要拍第二部,也是这个剧本的话,我就让多多来演。

  凤凰网娱乐: 多多喜欢演戏,如果她长大以后想进入演艺圈,作为爸爸的你会觉得心疼吗?

  凤凰网娱乐:海清之前演电视剧演得比较多,这次转战大银幕,表演上会有需要调整的地方吗?

  黄磊:其实大家有个误区,老觉得演电影跟演电视和演舞台剧,大家就觉得完全不一样,事实上从表演的本体来讲,他们是一样的,只是分寸、美学的范畴上是不一样,但是事实上在演员本体上来讲,没有变化,都是用同一种方法的创作,所以我很反对说分演电影的演员,什么演电视的演员,舞台演员,会演戏的演员演哪个都会演的好,不会演戏的演员,演哪个都不行。不会演戏,你给他搁电视上也不行,你给他扔到台上,根本去都不敢去,他根本不敢往上走,底下给你坐着一千多个活人,你让他上去演,他如果演不够好,他在银幕上也不一定就是好演员。演员表演这个行业,他其实还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扎实的(学问),也要靠天分,所以我不觉得现在有很多演电影的演员(好),我觉得他们演得不令人满意。

  凤凰网娱乐:像王迅老师的角色,就是他在里面比原著中要怂很多,还是怎么样?

  黄磊:他是跟小岳岳演一组,他们俩一块演,他们俩是演一组,孟非单独演,英达、闫妮,反正就找朋友来客串。

  凤凰网娱乐:出演的中国版《深夜食堂》也杀青了,是倾向于选择治愈系作品吗?

  黄磊:不,我真没想那么多,我前面拍的《小别离》就不是治愈系的,男闺蜜也不是,我就正好赶上这个《深夜食堂》了,这也不属于治愈系吧,这属于不治愈系,这属于容易看完之后发病,导致抑郁。

  黄磊:我就是忙呗,那怎么办,忙完这个忙那个,没什么平衡方法,就是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